由来
太白是深山,自古就不少花田民迁移过来居住,后来移居性花田农耕逐渐变成定居性集团农耕社会。没有肥料的当时堆肥是给贫瘠的土壤唯一增加养分的媒介。
太白割草芦是阴历7月份秋收期前为了第二年的种田,村里人齐心协力轮流形式给每个家庭筹备堆肥,割2~3年生草木用铡刀切成草堆。
在这过程中尤其是切草时的切草声发出民俗歌合唱声,这说法是用揶揄与讽刺给干活的人增加笑声和和谐,谋求造成一致感和提高干活效率,是传统的此地方特有的民俗习惯。有其技术的很多人已经故世,但是还有不少人保留着其技术。

内容
割草芦大概阴历7月份开始一直到秋收前,首先割村路旁长一年的草木和村庄四面八方的路边的草。割之前聚在村庄城隍堂,祷告村庄的安宁与人们的无病长寿等,祭典后在当场决定割草日期和哪一家开始。
一般20~30人轮流形式一天割一家的草。草路是2~3年生草木,割一次的山2~3年不割。如果季节来得早,草木粗硬就一天一人割7扁担,一般一天割8扁担(上午4扁担,下午4扁担)。切草芦分两个组,1组割草,另1组切草。比如20个人,就20人一起先割1扁担后8人切草,剩余12人割7扁担草。
这样就可以筹备约100扁担(8-10吨),另一个方法是20人在上午之内割4扁担,下午16人用两个铡刀切草,剩余4人割4扁担草,两种方法都可以筹备100扁担草堆。如果30人就得筹备150扁担,上午30人割2扁担草,16人用两个铡刀切草,剩余14人割6扁担草。在这儿重要的是切草时有切草声音,人们凭那声音解释并取草木的名称,这是在割草芦中是最核心的部分,也有文学价值的需要技术的劳动。从此声音又可以看到切草人、割草、切草三为一体圆满地完成,把劳累的劳动用揶揄与讽刺克服的智慧,对于切草人的力量分配也起着重要作用。切草时用民俗合唱声发出“唔了哩坩嗒,唔了哩”,“央己唑给奴啷形各哩嗒”此类声音,切草人就知道这次是坚硬的草木,用大力踏下铡刀,如果发出“唔木哈咪肃咕邦乙嗒”,“木津嗒哩得了干嗒”此类声音就知道是软草,不必用太大的力气。这样可以适当地分配力气消耗,又可以提高干活气氛。
割草当天吃的饭叫做草饭,比平时丰盛,村庄人欢聚在一起吃喝。割草结束后,在院子里铺平切草,高大力壮的男人们好像要显耀自己的力气,在上面比赛相扑,居民们拿小锣、钲、大鼓等加油。最后把得胜人搭在用扁担作的花轿上,庆祝他一天的劳苦。